币圈暗度陈仓:注册海外机构只为炒币

发布时间:2021-10-19 00:05 来源:市场资讯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原标题:币圈暗度陈仓:注册海外机构只为炒币    来源:北京商报

多方监管加大力度打击下,虚拟货币产业链集体外迁。目前大部分矿圈公司已搬至海外,多个头部交易所也表态将退出中国大陆市场。但阳光之外仍有阴霾,个人买币业务被头部交易所表态清理后,北京商报记者独家调查发现,目前不少币民竟注册海外机构,以此身份参与币圈现货甚至杠杆合约交易,这个游走在法律红线地带的市场,交易风险不容小觑。

支付数千元3天内可下证

“确实现在很多炒币大户都在计划注册海外公司,成本大概在3000-30000元人民币不等,含金量比较高的是bvi(英属维尔京群岛),一般是注册公司后再联系交易所开设机构账户,实际上现在交易所也对此呈现拥抱态度。”一币圈从业人士向北京商报记者坦言。

先注册海外公司然后对接交易所开设企业认证,已经形成了一条环环相扣的灰色产业链。北京商报记者调查发现,目前已有专门的第三方代注册公司,仅需提供个人身份证和空白纸签名等资料,支付数千元,就可以在1-3天内完成海外公司注册。

10月18日,北京商报记者在淘宝上搜索“海外注册”等关键词就发现,包括“美关系视觉旗舰店”“典音旗舰店”“尊荣蒙娜旗舰店”等十余家店铺明码标价可代办商标注册、海外账户和公司注册等,价格在千元之内。

其中,北京商报记者以“炒币业务”咨询了其中一家店铺,客服很快便向记者介绍了业务办理人员,据该业务员告知,近段时间业务量激增,大部分是有炒币需求的客户,主要是注册海外公司进行KYC(知晓你的用户)认证。

“经常有客户在认证中不清楚资料怎么上传,我们也可以进行辅助,主要是先注册海外公司,然后用海外公司主体认证。”该业务员轻车熟路地介绍道。

北京商报记者从该店铺介绍中获悉,其可为用户代办理英国、美国、bvi、开曼、日本、韩国、法国、泰国等200多个国家及地区的公司注册,下证时间1-3天,公司注册价格在1200-28800元不等。

在记者表示有意注册后,前述业务员进一步告知了注册海外公司需要提交的资料,主要包括注册英文、注册资金(5万美元默认)、经营范围、董事姓名、占股比例、身份证号码、身份证地址以及身份证和空白纸签名等注册信息,并告知“bvi公司注册为认缴制,可不用验证出资资本”。

对于注册海外公司参与交易一事,北京商报记者进一步向交易所进行求证,并得到了肯定答复。以一家头部交易所的回复为例,其表示“若用户需要海外账户,需要用户使用海外的有效证件进行认证使用,且目前平台支持企业认证的用户进行法币交易”。

比特币期货ETF刺激

不止用户顶风而上,尽管一波接一波的币圈机构宣布清退国内用户,但看似大潮退去,实则不少暗流逆行。

前述币圈从业人士向北京商报记者透露,尽管大部分矿机转到海外,但仍有少部分以太坊显卡矿机伪装成服务器机柜,被放进了数据中心;尽管部分头部交易所在做个人炒币业务清退,但目前大多交易所业务不受影响;尽管项目方迁移海外,甚至试图转型,但仍有少部分仍在国内下沉市场寻找机会。

前述币圈从业人士也表示,大部分交易所其实并不会真正清退个人用户,只是为应对监管做出的一些规避动作,对于一些机构账户交易所甚至会开设专属API(应用程序接口),不过对于其持有资产也有一定要求,一般要求50个比特币左右。

炒币成瘾的币民不惜成本注册海外公司,阳奉阴违的交易所表面退出实则暗度陈仓,难点重重的币圈整治背后,都离不开一个“利”字。

近几日,比特币等虚拟货币价格再度回升,币圈市场情绪再次被点燃。10月18日,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比特币于10月16日涨破63000美元,达到历史第二新高。截至10月18日12时15分,比特币最新报价62015美元,一周内涨幅7.8%,年内涨幅447.54%。

对于此次上涨,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广州数字金融创新研究院执行院长盘和林告诉北京商报记者,比特币此次上涨主要是由于比特币期货ETF即将推出,在期货交易的早期,会有被动买入标的物的需求,所以比特币预期将出现买盘,推动上涨。

“比特币ETF获批一事确实刺激了整个币圈。”大成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肖飒同样认为,此次比特币上涨最主要的原因是美国的相关政策变动。10月15日,纳斯达克官网显示,已经批准BitcoinStrategy ETF申请的ProShares比特币期货ETF上市,将在NYSEArca交易所交易,代码为BITO。同日,美国证监会SEC也批准了该只比特币期货ETF。至此,美国首个被批准的比特币ETF期货已经准备就绪,因而也直接推动了比特币一路大涨。

灰色地带的风险

尽管比特币多头情绪再占上风,但币圈交易风险仍不可忽视。易观高级分析师苏筱芮告诉北京商报记者,通过海外机构参与币圈交易,表明这些币民仍存有较强的投机心理。

值得警惕的是,海外机构存在重重风险,一是海外机构主要在海外经营,易与国内投资者产生信息不对称;二是这些机构,包括熟人推荐的相关机构鱼龙混杂,不排除不法分子混迹其中,故意损害币民利益甚至实施诈骗。

“私底下通过C2C和跨境C2C方式交易,当前还没有高压治理,属于灰色地带,但未来随着监管的深入,包括退出存量、禁止增量的政策推进之后,最终也会涉及到比特币底层的C2C交易。后续监管收紧,只是时间问题。”盘和林称。

北京商报记者从多方了解到,目前确实仍有不少自称海外的币圈项目方在三四线甚至更为下沉的市场宣传涉币业务,鼓动一些对金融缺乏风险意识的群众进行投资,但最终投资者却沦为受害者。

另从法律的角度,肖飒同样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国内币民通过注册海外机构形式参与币圈交易并不能有效阻止有关风险。仅就刑法风险而言,如果国内币民仍然在国内进行币圈交易,则根据《刑法》的属地管辖原则,只要该行为构成犯罪,就会被追究刑事责任,即便币民在国外参与交易,根据属人管辖原则,仍然有刑事责任风险。

“现在市场上就有相关机构没有做好善后工作直接跑路或终止交易,这种情况下无疑给此前参与的用户带来了巨大损失。”肖飒提醒道。

在苏筱芮看来,监管高压下,币圈乱象主要还是变相或绕道监管继续开展涉币相关业务。对于炒币个人,她指出需明确炒币投机行为不被政策所支持,炒币所致的损失风险等后果自负,对于后续监管,仍需加大对涉币机构的监测与关注。

盘和林则提到,在监管上尤其是对境内交易,要杜绝金融机构参与到比特币交易链条甚至对比特币交易提供支持,对于明显的C2C交易,可以数字技术进行实时监控,来监管虚拟货币交易行为。

北京商报记者 刘四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