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凌信息与大富科技“恋爱”不成 还与华东大区总经理进行诉讼大战

发布时间:2021-05-26 21:45 来源:财经自媒体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高凌信息估值飙升,与大富科技“恋爱”不成,还与华东大区总经理进行诉讼大战

来源:IPO日报

原创 邹煦晨 

科创板候考企业高凌信息是一家有故事的企业。

曾经被上市公司大富科技“看中”,后因“聘礼”谈不拢而在2017年8月分手;“失恋”后在老客户的助力之下业绩飙升……如今,高凌信息欲登陆科创板,其目标市值已与大富科技相近。

另外,在高凌信息背后,诸如清华大学教育基金会、中电科国元直投壹号等投资方虽然入股才数月,却有望在这次上市盛宴中赚得盆满钵满。

老客户助力估值飙升

据了解,高凌信息主要从事信息通信网络设备、网络与信息安全产品以及环保物联网应用产品研发、生产和销售。

2018年至2020年,高凌信息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75亿元、2.52亿元、3.98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0.21亿元、0.41亿元、1.09亿元。

财务摘要,数据来源:IPO日报整理

高凌信息的业绩得益于申报稿未显名客户国防单位B助力。2018年至2020年,高凌信息对国防单位B的销售金额分别为1028.11万元、5287.95万元、2.42亿元,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5.86%、20.97%、60.84%。

高凌信息在申报稿中表示,国防单位B系公司军用通信业务主要客户,公司自2006年起即与国防单位B保持稳定合作关系,2020年对其销售占比较高系受其采购需求增长影响,公司对其销售占比较高具有合理交易背景。

关于合作十多年的老客户采购需求猛增是否可持续,未来增速是否会放缓,甚至下降等问题,IPO日报向高凌信息发去采访提纲,但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复。

在业绩猛增的背景下,高凌信息的估值飙升。

2019年5月,外部投资者汉虎纳兰德增资高凌信息的价格为每股12元。

2020年8月和2020年10月,清科和清一号、中电科国元直投壹号等7位外部投资者以每股21.57元的价格对高凌信息进行增资。其中清科和清一号89.25%的出资额在清华大学教育基金会手中。另外,这7位新股东合计持有高凌信息13.51%的股份。

此次科创板IPO,高凌信息拟募资15.02亿元,发行不超过2322.66万股。以此计算其达到拟募资额时每股至少为64.67元,这个价格是2020年10月增资时的3倍,是2019年5月增资时的5.39倍。

IPO日报初步计算,如果高凌信息刚好达到拟募资额,2020年8月和2020年10月入股高凌信息的7位外部投资者将大赚4.06亿元,其中清华大学教育基金会将赚2675.02万元。

为何仅时隔数月,高凌信息估值相差这么大?

值得一提的是,提交科创板上市申请前,高凌信息曾有望曲线登陆A股创业板。

2017年4月,上市公司大富科技发布签署重大资产重组框架协议的公告,大富科技拟收购4家公司,其中便有高凌信息。

但这项计划只持续了数月便终止,大富科技于2017年8月公布公告称,经过多次的沟通与磋商,交易各方未能就交易方案的估值等重要条款达成一致意见。经审慎考虑,公司决定终止除湘将鑫外,高凌信息等3家公司的收购。

如今,高凌信息闯关科创板,若达到拟募资额,公司的总市值为60.08亿元,而2017年欲将高凌信息收入囊中的大富科技,截至2021年5月25日的总市值也才69.46亿元。

与华东大区总经理诉讼大战

高凌信息申报稿外有这样一个故事。

2017年2月26日高凌信息收到匿名举报信,发现华东区域总经理杨成成存在通过非法手段侵害公司利益的行为。公司于2017年3月7日向杨成成发出处分通知书,数日后杨成成于2017年3月16日提交离职报告并离职。

不过故事并没有完结,之后高凌信息与杨成成开启诉讼大战,双方就利用职权侵占公司利益和未给销售提成奖金等指控一直战至2018年12月。

实际上,杨成成并非普通员工,比如,高凌信息曾在答辩时称,杨成成任职的华东大区总经理职务从决策权、财务权、管理权分析均是实实在在的高级管理人员,而不是所谓“为了提高销售形象而冠之以经理头衔。”从人员构成分析,高凌信息共有员工279人,全国业务共分为六个大区,每个大区设总经理一人,总揽该区域全部事务。杨成成作为华东区域的总经理,常驻该片区,是华东区域的总负责人。

不过,法院最终认定杨成成并非高级管理人员。

结果方面,高凌信息与曾经的华东区域总负责人互有胜负。

杨成成方面,法院认为杨成成作为华东大区总经理,负责包括维系南京市环境监测中心与苏州市环境监测中心在内的所有销售管理工作。但杨成成却利用职权便利将原属于高凌信息的134万元的业务,转移至自己与他人合营的尚迅公司。为此,法院判决杨成成赔偿高凌信息损失72.01万元。

需要指出的是,高凌信息2018年扣非后归母净利润也才1527.39万元,72.01万元相当于后者扣非净利润的4.71%。

高凌信息方面,法院认为虽然杨成成在利用职务便利侵占公司的合法权益,但高凌信息未能提交取消奖金发放的相关规章制度,且该奖金的性质是提成奖,与业绩挂钩。所以法院判决高凌信息向杨成成支付提成奖金6.85万元,以及2017年2月和2017年3月的工资。

关于公司如何防范大区总经理等人士利用职权便利侵害公司权益的提问,同样也在IPO日报的采访问题中。

裁判文书摘要,数据来源:裁判文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