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花股份控股股东股权即将被拍卖 实际控制人陷入迷雾

发布时间:2021-09-10 00:53 来源:市场资讯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原标题:金花股份控股股东股权即将被拍卖 实际控制人陷入迷雾

证券日报 本报记者 张 敏 殷高峰

9月2日、9月9日,金花股份相继发布控股股东所持公司部分股份将被司法拍卖的提示性公告。控股股东金花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花投资”)持有的公司约6689.765万股、455万股将被进行司法拍卖。

这意味着,如果上述股权全部拍卖成交,金花投资将不再持有上市公司股份,金花股份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也易主。

值得一提的是,在上述股权拍卖公告发布之前,金花股份发布关于持股5%以上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增持公司股份达到1%的提示性公告。信息披露义务人邢博越及其一致行动人持有公司的股份比例由22.35%增加至23.35%,已成为第一大股东。此外,在金花股份现任的董事会当中,董事长张朝阳、董事邢雅江、监事崔小东均来自邢雅江担任董事长的西部投资集团,而两名独立董事张小燕、师萍也由西部投资集团推选。其中邢雅江为邢博越的父亲。此外,金花股份财务副总监巨亚娟也来自西部投资集团。

一旦金花投资所持上市公司股份全部被拍卖,邢博越及其一致控制人是否实际上已经控制金花股份?对此,《证券日报》记者多次致电金花股份董秘办,但均未接听。

对此,锦天城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窦方旭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一旦拍卖交易成功,金花投资在法律上就不是上市公司控股股东了。“如果没有别的控制权人,邢博越及其一致行动人作为第一大股东,就是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了,而且,其决策也足够影响上市公司。”

“白衣骑士”

被疑谋求控制权

金花股份2021年半年报显示,金花投资持有上市公司7144.765万股,占比为19.14%。天眼查信息显示,吴一坚为金花投资的大股东及实际控制人。

根据金花投资今年3月底披露的信息,2019年以来金花投资资金流动性紧张,为了化解债务危机,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长吴一坚与西部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西部集团)实际控制人、执行董事邢雅江协商,向其借款,并由邢雅江之子邢博越以竞拍方式获得4345万股被质押的股份。

此外,邢雅江还向上市公司推荐多位高管。彼时,邢博越之父邢雅江做出承诺,无意谋求上市公司控制权,无意引发上市公司控制权的纷争。

不过,商战瞬息万变,故事并未按照预演的版本发展。今年6月份以来,金花投资持有的上市公司6689.765万股原本也要被拍卖,但此后又多次撤回。

一位不愿具名的分析人士向《证券日报》记者介绍,一般而言,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大股东的股权被拍卖,私下均已与买家进行了沟通协商一致。金花投资多次撤回拟被拍卖的股份或另有隐情。

与此同时,邢博越以及其一致行动人持续在二级市场增持金花股份。

在外界看来,在这场融资“鸿门宴”背后,邢博越父子上演的不是简单的“白衣骑士”,而是逐渐演变为谋求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权。

根据金花股份最新发布的公告,金花投资所持上市公司的6689.765万股、455万股将于9月30日10时至10月1日10时止、10月8日10时至10月9日10时止(延时除外)在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淘宝网司法拍卖网络平台上进行公开拍卖。这意味着一旦拍卖成功,金花投资将不再持有上市公司股份。

今年上半年

公司经营现金流为负

金花股份股权结构以及管理层结构可能发生的重大变动,让上市公司的发展增添了诸多不确定性。

金花股份披露的2021年半年报显示,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4226.52万元,较上年同期减少6.87%。报告期内,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686.68万元,较上年同期增加16.98%。尽管净利润出现了同比增长,公司今年上半年的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却为-2772.58万元。

对此,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向《证券日报》记者介绍,公司发展的不同时期,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负值意义不同。一般情况下会被认为,公司产品出售的同时并未对公司营业收入产生实质贡献。

金花股份的业务构成包括医药工业及金花国际大酒店。其中,金花国际大酒店有限公司上半年净利润为亏损1454万元;医药工业实现销售收入23093.94万元,较上年同期增加2.46%;

多年来,金花股份面临主导产品单一的问题。在传统巨头纷纷转型求变的背景下,公司却仍在吃“老本”。今年上半年,金花股份的研发投入仅为852.5万元。

未来,金花股份实际控制人将如何演变?这又将对上市公司业务发展产生何种影响?本报记者将持续关注。

责任编辑:梁斌 SF055